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逍遥侯 > 第1319章 冕服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康泽,眼前的阉竖不是一般的狡猾。不过,任其多么的狡诈,离开了李中易的撑腰,他啥都不是。

    眼前的龙袍套装,绛纱袍、蔽膝、方心曲领、通天冠、黑舄图。这种龙袍套装是皇帝在大朝会、大册命等重大典礼时穿着的服饰,相当于群臣百官的朝服,仅次于冕服。

    通天冠又名卷云冠,冠上缀卷梁二十四道,高一尺,卷梁宽一尺,戴时用玉犀簪导之。所穿纱袍用绛色,衬里用红色,领、袖、襟、裾均缘黑边。下着纱裙及蔽膝也用绛色。颈项下垂白罗方心曲领一个,腰束金玉大带,足穿白袜黑舄,另挂佩绶。

    大致看了下,李中易觉得袍中的盘龙有些诡异,它集中了各种动物的局部特征。头如牛头、身如蛇身、角如鹿角、眼如虾眼、鼻如狮鼻、嘴如驴嘴、耳如猫耳、爪如鹰爪、尾如鱼尾等等。在图案的构造和组织上也很有特色,除传统的行龙、云龙之外,还有团龙、正龙、坐龙、升龙、降龙等名目。

    天子穿戴的要有十二旒、十二章,十二是古人思想里面的至大之数。

    李中易看着纷繁复杂的龙袍,就觉得头疼,可是,实力不允许他不穿这种朝服。

    “禀皇上,还有大裘冕、衮冕、鷩冕、毳冕、絺冕、玄冕等冕服,尚在赶制之中。”康泽明知道李中易有些不高兴了,却只得硬着头皮把冕服介绍完毕。

    “太过于累赘了,有简省之法么?”李中易故意给康泽出难题。

    康泽是什么人啊,他可是以伺候李中易作为毕生职业的专家,他面露难色的说“禀皇上,老奴乃是个卑贱的阉货,安敢胡言乱语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阉货,朕让你说,你就说嘛。”李中易明知道康泽打的小算盘,却故意不戳穿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这人呐,没必要太过于精明外露。只要不是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,知之为不知,方为知也!

    按照常理而言,康泽的自称就应该是臣,或是老臣,他却偏偏别出心裁的整出了老奴的特殊称谓,明摆着是想作践他自己,讨得李中易的欢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工夫关注这些细枝微节的事情,康泽既然乐意这么自称,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老奴以为,冕服一年之中穿不了三两次,不如让针工局平时收着,注意保存好。倒是这朝服,您隔三差五就要穿的服饰,里面的料子不如做的轻省些……”

    康泽真不愧是在皇宫里待了很久的老阉货,他一张嘴就命中了李中易很头疼的要害。

    李中易确实有些犯怵,若是每天都穿着这么复杂的朝服或是冕服办公,那么,这个皇帝做得还有啥滋味?

    不是活受罪,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康泽完全不敢说废除朝服的话,但是,他隐约猜到了李中易怕麻烦的心事,所以,就在服饰的面料上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所谓的轻省些,就是把冕服或朝服的内服,改为丝绸之类的面料,李中易穿着也就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康泽的建议解决不了衮服或是冕服,里三层外三层,乃至十几层级,几十层的现实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,直到孔昆进来奏事的时候,他偶然间灵机一动,就把事情给孔昆说了。

    孔昆那可是博学的鸿儒,皇家的典章制度,他自然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皇上,冕服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繁杂的……”孔昆说了一大堆开脱的话,末了话锋一转,“礼制随朝代不同,屡有更迭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要的就是屡有更迭,随即笑道“随心所欲的更迭?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。”孔昆还是有所坚持的人,他说,“比如说,冕服的层数可以增减,图案却不可马虎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算是听懂了,孔昆的意思是,十几层的冕服,可以减为了几层,反正外人又看不见。

    更何况,冕服主要是祭祀或是祭太庙的时候,穿戴的正式服饰,一年也就顶多穿三两次而已。

    总之,怎么俭省,都随李中易的心意,孔昆的这句话,颇得李中易的欢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眯眯的说“还是孔相公了解朕的心意。”他很少夸人,一旦夸了必有奖赏。

    果然,李中易夸过孔昆之后,看似无意识的说“听说孔相公之女,此次选秀进了宫?”

    孔昆差点哭了出来,神佛保佑,终于等到了李中易过问此事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是的,小女已经选入了宫中。”孔昆绝口不提孔黛瑶被贬入浣衣院的悲剧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至尊身份,他只需要命人去查一下,就会知道所有的实情,孔昆何苦去做这个恶人呢?

    “哦,朕知道了。”李中易看似随口这么一说,孔昆却感到了心安,李中易只要说了的事,至今还从失信的先例。

    就这一点而言,孔昆对李中易的信心,可谓十成十的足够。

    解决了忧心的大事之后,孔昆更是妙语连珠,典故频出,引人入胜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,孔昆其实是他竖起的一面大旗,用意是给传统的读书人们,立一个榜样,鼓励大家读书上进。

    学而优则仕!

    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的谬论,需要假以时日来破除,李中易一点也不着急。毕竟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内阁四相之中,魏仁浦是旧文臣集团的代言人,李琼是旧勋贵们的代言人,孔昆是全天下儒门子弟的代言人,刘金山则代表了早期投靠了李中易的文臣集团。

    所谓的出将入相,其实只符合封建时代的政治逻辑,而李中易却被文武两个集团彻底隔离开来,互相并无紧密的联系。

    军队嘛,保家卫国、开疆拓土,都是他们的义务。职业化的军人负责职业化的军事斗争,而没有不懂军事的文臣干预,就会减少n多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李中易想搞的是工业化的国家资本主义萌芽,这就需要文臣集团整体性的转换思想,跟着李中易的指挥棒转动。

    孔昆满意的走了,李中易也很满意,他随即下令孔氏黛瑶,入内书房伺候。

    所谓的入内书房伺候,其实就是和叶晓兰、韩湘兰以及李翠萱一样,充当李中易的机要记室。

    孔昆很快得到了消息,他最揪心的事情,终于大石落地,彻底的放心了。

    孔黛瑶从小就熟读四书五经,等长大了后,更是博览群书,学问好极了。

    孔昆有理由相信,只要孔黛瑶好好的表现自己,一定会大放异彩的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现任大理寺卿是青州人杨廷匀,杨廷匀为人刚直不阿,原为登州主簿。

    李中易就任平卢节度使后,和孔昆这个刺史一样,杨廷匀也向李中易靠拢过来。

    所谓,上阵父子兵,打虎亲兄弟!

    杨廷匀既然是最早的那批投靠过来的文臣,就算是李中易的嫡系了,自然要给予妥善的安排。

    正好,李中易当执政王的时候,把大理寺给单列了出来,大理寺卿仿佛是特意为杨廷匀准备的岗位一般,还真的是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按照新官制,警政寺负责缉拿罪犯,大理寺则负责审判。至于,隶属于内阁的刑部,其职权被削弱了一大块,几乎相当于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死刑复核权以及秋审处,已经移交给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以往,遇见重大的案件,往往需要大理寺、刑部尚书和侍郎,以及御史中丞一起会审,甚至,特别疑难的案件,还需要召见御前会议,由宰相和六部九卿们集体商议。

    李中易掌权之后,彻底的摈弃了政治审判的弊端,改由大理寺直接复核各地的刑民案子,毋须再三司会审。

    只是,死刑犯的勾决,尚需要李中易钦准。

    在技术层面,让专业的人,干专业的事,一直是李中易治理天下的基本逻辑之一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,杨烈领着十几万刚参加过北伐的勇士们凯旋归来,已经到了濮州。

    李中易接到传递消息的滚单之后,仔细的琢磨了一下,决定举办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,他要亲自检阅胜利归来的将士们。

    石守信等人之所以敢于谋反,主要还是瞧不起李中易这个铜臭子,以为他的水平根本不足以治理整个国家。

    然而,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!

    李中易打算用一场盛大的阅兵式,既然庆贺大军胜利归来,又可以震慑住宵小们,迫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毕竟,所谓的社会改革,包括限田令在内,都是革老权贵的命根子,他们岂能就此善罢甘休?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的一声令下,内阁马上高效率的动了起来,安排各级衙门动员百姓们,洒扫街道,归整垃圾,到处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!

    李中易借着这个机会,索性传下命令,将城里的下水系统,重新休整一新。

    其中,主要是把排水沟挖得更深更宽,以方便及时的排除渍水。

    开封城的排水系统,其实已经相对完善和系统,美中不足的是,只要下了特大型的暴雨,城东的贫民聚集区,就会被渍水淹掉店铺和家园。

    s今天没叫票加更,月票惨不忍睹啊,司空依然两更送上,求赏动力,赏激情,多谢了!

    笔趣阁 www.X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